沙龙体育

K12网校乱战是开始还是结束?

2019-11-07 02:04    作者:沙龙体育

  学而思:以前会划分学而思网校和学而思在线,现在专注发展学而思网校,据闻由张邦鑫亲自带队;

  新东方:之前小狼带队成立东方优播,主打三四五线城市地面获客+小班课;原本新东方在线,如今新东方在线已经将东方优播全部股份回收,彻底并入新东方在线. 在线教育创业独角兽

  猿辅导:从小猿搜题工具类产品开始积累流量,后来做直播课尝试过各种班型,现在改为专注大班课;也涉及少儿编程领域推出猿编程;

  作业帮一课:通常被认为是百度系(百度认为只是投资关系),由作业帮开始积累流量,后推出作业帮一课专注大班课;

  高途课堂:跟谁学专注于K12大班课的产品,K12直播课第一个实现盈利的产品+第一个上市的公司,拥有极强的微信私域流量获客能力;

  字节跳动:头条收购了清北网校,同时又推出大力网校(现已下架),还尝试过gogokid等各种教育产品,头条的教育野心展现无疑;

  晓教育过往一直做晓直播,取消后现在又将另推出星火网校和星火一对一业务;

  基本上在教培领域有些资本的企业,都着手推出自己网校产品,然后或多或少地参与了这场混战;

  我不想列举有些报告中统计的数字,因为对于业务的实际参考意义不大,加上直播课全都是付费产品,所以我从潜在用户量和用户ARUP来衡量这个市场的价值。

  以上这两个数字已经是属于比较保守的估计,并且每年都在上涨,结合在一起,使得K12教培行业被誉为一个潜在的万亿级市场。

  而K12的在线教育,此处分享几个媒体公布或是我从某些渠道获得的数据,关于今年暑假:

  按照参培人数来计算,过往一年在线上参培的学生数,估计不超过1500万(考虑报课人次问题,个人估计只在1000万左右),对整个K12学生群体渗透率还不足10%,辅导人次也只有大概线%。

  市场的想象空间非常巨大,导致了腾讯、网易、头条等巨头都忍不住跨领域开发线上辅导班产品,希望再分一杯羹。

  甚至有不少媒体认为今年将会决出胜负,定下网校未来的格局,今后这个领域的窗口关闭再无入场空间。

  一方面,是K12教培领域的一些天然特质,另一个方面则是现在的大班课模式存在的问题;

  去年下半年以来,直播大班课可以说被吹上了天,教育从业者纷纷认为找到了最好的模式。

  但是体验过大班课的人应该都知道,一个班几百人,甚至是几千人(高途课堂最大的一个班是5000多人),老师课间互动空间为零;学生的学习反馈、答疑、作业批改等服务都是由辅导老师完成。考虑到直播的网络、设备稳定性,基本的上课体验还不如录播视频。

  报过各大网校低价班的学生和家长现在应该有所感受,其教学质量实在不敢恭维,目前网络上也随着暑假班结课、秋季开课逐渐浮现一些负面的评价。

  绝大部分网校都会宣传自己是双师对一个学生的教学,近乎24小时贴身服务。但实际上各大网校的“辅导老师”也许不如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什么概念呢?按辅导老师一天上班8小时,他从不偷懒地工作,一周工作时间为3360分钟,平均到300个学生身上,每个学生每周能得到11.2分钟的辅导时间。

  那企业会怎么处理呢?很简单,机器回复+标准话术。辅导老师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复制粘贴来的,加上一个学生名字,发送;甚至直接用机器统一回复。

  学生提交一份作业,批改的时候采用“通用话术”,简单鼓励一下,套话轮着发。

  再从质量而言,更势利一点谈,从招聘来看,猿辅导对辅导老师的薪资是5-8千,其他网校也基本在这个数字差不多。

  各大公司为了降低成本,会将辅导老师团队放在二三线城市,薪资稍低的集中在4-5千/月,高一点6-7千已经封顶了。

  笔者这边就一个第二梯队的网校而言(一季的报课人次在小十万),平时正价课出勤率在60%出头,低价班则掉到30%左右。

  这是低价课必然需要面对的问题,家长对于一个“49元12、14节课”的直播课,还送一套教材或者一个精美的教学盒子,原本很高的购买决策成本被降至无限低,带来了一大批“看热闹”的家长,确实光买那一盒大礼包都值了。

  性质有点像我们自己买本书,甭管看不看,先买吧,学习嘛又不是啥乱花钱,我们自己买来吃灰的学习资料有多少呢?

  无可否认,直播课对于三四五线城市是很有吸引力的。一线城市优质的教师水平、教学理念、课研质量等,在三四线城市非常难获取,通过直播实现优质教学资源下沉,看起来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现阶段直播课大家提供的产品功能大同小异,教学内容同质化严重,家长对待大部分课程的态度也是”消耗性服务“,一套课上完,下学期自然会有新的直播课/线下班,过去的课程不管是内容还是数据,都无法产生直接价值。

  最近两年下沉市场是热门话题,大家都往里扎,但越下沉,品牌粘性越低,价格敏感度越高,按照现在的直播课获客成本,恐怕没有哪家企业可以一直打价格战。

  与一些媒体人认为K12在线教育行业窗口关闭的观点不同,我认为这一波价格战、广告战,给K12在线教育带来的最大变革,是教育用户。

  今年夏天,一千万家长和学生被各种手段说服,终于第一次尝试了线上辅导,虽然占比还不高。这么多企业几十亿砸下来,多少能扭转一部分家长心目中“辅导班还是该去线下”的想法。

  但他们对整个教育行业的用户占比,又能够去到多少呢?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从他们公布的营收和客单价去计算一下,不难。

  我认为目前网校的下一个发展目标,有两大方向,第一是降低成本,第二是提高用户价值。由此引发以下几个潜在的破局机会:

  目前的辅导老师角色,其实非常机械,所能提供的“个性化”价值非常低,但所带来的人力成本不可忽视。

  通过AI技术解决大量的标准化服务,以部分人手补全人性化服务,能让边际成本迅速下降,大幅度提高助教的人效。

  随着参培学生不断上涨,相信这是未来网校的标配。毕竟咱也不能招万把人来做助教对吧。

  今年跟谁学可以说是互联网的一匹黑马,业绩急速上涨,美股上市,其中高途课堂的地位不必多说。

  K12一个用户有12年的“收割期”,补习需求非常强,付费能力也很高,但频次稍低,决策成本极高,对信任感的要求自然就高,非常适合运营私域流量。

  跟谁学通过一支接近300人的用户增长团队,成为了网校的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盈利的项目,谁能够复刻这个模式,再结合自身加以改进,才能从投放乱战、价格战中脱身,减少对大广告平台的依赖。

  目前网校的本质都是教学内容,其他服务都是围绕内容展开的,而随着学生的发展,内容都是一次性的。这带来了一个问题,用户离开时几乎没有成本。

  虽然我们的直播课内容还是一样的(否则就是录播AI双师了),但是我们后续的练习、巩固是个性化的,学生在我的平台内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能明确告诉他他的知识盲区在哪里,需要补充哪方面学习,做哪些练习会更有效。并且这个过程我不以名师来实现,而是依赖技术。

  此时,学生转到别的网校时,迁移成本将会非常高了,他至少需要经历一段时间的“无效练习”,提分效果立见高下。

  事实上,这个方式就像更进一步的学校课堂了,老师还是通用地讲,但学生个性化地练和复习。

  回顾2019年大半年以来教育行业的投融资记录,会发现大班课直播进入融资困难期,中小金额的融资消息几乎灭绝,头部企业进行巨额融资备战,其他玩家也都各背靠大树,反而小班课不断有中小公司的融资消息。

  一众少儿编程项目(有些是一对一)、火花思维、豌豆思维、云舒写、河小象等众多企业的融资,背后都是创新工场等一线大资本,甚至就是网校、教育巨头企业;

  由于大网校的市场规模最大、想象空间美好、竞争对手多而强,导致巨头忙着网校的大竞争无暇分身,这个思路相信在未来一两年都不会遇到来自巨头的打击(反而容易吸引巨头的投资),我猜测一两年后巨头也只会通过并购来快速进入赛道。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是以产品经理、运营为核心的学习、交流、分享平台,集媒体、培训、社群为一体,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成立9年举办在线+期,线+场,产品经理大会、运营大会20+场,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他们在这里与你一起成长。

沙龙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