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体育

红黄蓝张帆:“早幼教+托育+家庭教育”的一

2020-08-04 17:54    作者:沙龙体育

  “从1998年红黄蓝、东方爱婴等第一批早教中心出现,中国早期教育行业经历了20多年的发展壮大,逐步形成专业化、品牌化、连锁化的市场格局,“早教的重要性”已经成为社会的普遍共识。” 红黄蓝教育机构副总裁张帆做客TWP腾讯智慧育儿分论坛——早教托育专场,和我们分享了他的真知灼见:

  红黄蓝教育自1998年创建“红黄蓝亲子园”品牌,以“中西融合,更适合中国孩子”的理念和体系获得了广泛的市场认可;2003年,红黄蓝幼儿园品牌创立,创新性实践“亲幼一体化”模式,目前红黄蓝在全国有1300多家亲子园和近500家高品质幼儿园。2018年,经过三年多的酝酿,红黄蓝教育战略投资的稚梦婴幼学苑正式推出,由专家团队倾力打造,针对0-3岁婴幼儿提供全日托、半日托及亲子教育等服务。

  红黄蓝亲子园、红黄蓝幼儿园、稚梦婴幼学苑作为独立品牌发展,但是彼此又有着共同的成长基因,其基础都是红黄蓝20多年来在0-6岁儿童教育的实践经验和数百万成长案例,这不仅是托育、早教、幼儿园的融合创新,还有红黄蓝在家庭教育、素质教育以及园所赋能方面的经验共享。在行业内,红黄蓝率先迈出“早幼教+托育+家庭教育”融合发展的第一步。

  未来的行业发展趋势,在属性上将更加分化,早教、托育、幼儿园、少儿英语、STEM、艺术教育等细分领域将更加明确,也会诞生一大批行业“新秀”;同时在教育内容和服务方面将更加融合,任何一个分支行业面向家庭提供的都是更加综合性的一站式服务。

  从2018年上海在托育服务方面的践行,到2019年国务院婴幼儿照护服务指导意见的印发,再到各地陆续出台的《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中,还提出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托班。在政策利好下,托育服务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而作为第一批为大众所熟知的茂楷婴童学苑、多乐小熊、稚梦托育,其背后或多或少会看到新东方、红黄蓝、金宝贝等教育巨擘的身影。早教和托育有着一脉相承的基因,从早教延伸至托育服务是行业布局的一个重要趋势。

  托育服务,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为传统早教行业注入新的成长基因;而早幼教行业的深厚沉淀,也为托育服务保驾护航,使之更加安全、规范、专业。以北京地区的红黄蓝幼儿园、红黄蓝亲子园为例,很多园所的二孩家庭都希望园所能够开设“托育服务”,一来他们对于“红黄蓝”的品牌、环境、师资都非常认可;再者日常接送和家园沟通更加便捷。

  2019年是全国托育服务逐步落地实践的一年,也是早幼教和托育融合创新的一年。而2020年的突发疫情,对于托育早教行业造成很大的冲击,这场疫情也让处于萌芽状态的托育机构抛弃泡沫红利,而是潜心下来思考,什么才是家庭所需要的立体化托育服务,如何才能建构抗风险的运营体系。

  对于85后、90后为主的家长群,他们对于“托育”的需求,不是“保姆式托管”,而是给予孩子科学的、适宜的早期发展环境,这意味着托育与早教融合具备强大的市场需求,同时也预示着现在的家长更有意愿参与到孩子的成长当中,而家庭教育恰恰是很多机构的薄弱环节。

  作为老牌学前教育品牌,红黄蓝在教育实践中一直强调“亲子陪伴”的重要性,教育服务的对象不仅是孩子,还有家长。这也是红黄蓝在疫情冲击、延迟开课的情况下,面向全国婴幼儿家庭公益推出“家园共育成长学堂”、“艾洛成长99天陪伴计划”、“卡乐咪运动游戏”、“儿童美育课程”、“竹兜动画绘本系列”、“又又国学堂”等丰富的教育资源和服务,并且通过与腾讯新闻、掌通家园等平台合作,服务全国更多的婴幼儿家庭。

  红黄蓝携手艾洛成长,凝聚国内外100多位专家联合打造“父母课堂”,从家长关心的育儿问题出发,帮助家长了解孩子行为背后的发展特点和引导方法,促进亲子关系的和谐融洽。“父母课堂”上线后,获得了全国家长的广泛认可和积极互动,这也让我们切身感受到“早教+托育+家庭教育”的一体化,预示着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

  红黄蓝携手幼研汇共同推出“家园共育成长学堂”,围绕幼儿一日生活流程和四大教育活动,为幼儿家庭提供“故事小屋”、“布朗英语”、“卡乐咪运动游戏”、“生活活动”、“艺术时光”、“科学益智”等六大版块精彩内容,培养幼儿的好品格、好习惯,激发自主学习的兴趣,家长每天早上只需打开APP就能够开启美好的亲子陪伴。同时,“家园共育成长学堂”同步开放了教师端的学习资源,帮扶全国园所和幼儿教师有效开展家园互动,支持幼儿的健康快乐成长!

  从国务院、卫健委、上海市政府、北京市政府颁布的托育服务相关文件中,可以看到“家庭教育”是托育服务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加强对家庭、社区婴幼儿照护的支持和指导;上海市托育服务“1+2”文件提出,鼓励建构家庭为主、多方参与的托育服务体系;北京市政府《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要坚持家庭为主、托育补充的原则。家庭教育与早教托育的深度融合,是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而红黄蓝依托多年的深厚积淀,正走在行业的探索前沿。

  自上海市政府2018年4月颁布托育服务“1+2”文件,鼓励社会力量举办面向3岁以下幼儿实施保育为主、教养融合的幼儿照护机构;到2019年5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应在所属县级以上市场监管部门注册登记并且向当地卫生健康部门备案;再到2019年10月16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印发《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为托育机构的准入门槛、管理监督制定了规范标准;2020年1月21日,北京市政府颁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2020年底北京市要建成不少于34家具有示范效应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前不久,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发出首张托育机构营业执照 经营范围增加“托育服务”(不含幼儿园、托儿所)。

  从国务院到各部委的指导意见、管理规范和设置标准,到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的落地实践,托育服务正在迈入蓬勃发展的“快速道”,必然会吸引大量的社会资金和人才涌入,托育服务行业或将迎来第一次“洗牌”。未来,政府将在安全防范、保教融合、人才培养、监督管理、评估办法等方面出台相关标准规范,提高婴幼儿照护服务质量。

  传统早幼教能否植入托育的生长基因,形成一体化发展的合力,将成为创新发展的关键。红黄蓝教育依托多年的专业沉淀和丰富的教育资源,深入推进“早幼教+托育+家庭教育”的一体化布局,为婴幼儿家庭提供一站式教育服务,为更多的儿童打造有竞争力的人生开端。

沙龙体育